水晶灯和丝绒沙发

#RPS 霆峰
#私设不少
#极少量连渣都算不上的肉
#拯救自己无处安放的脑洞
#最近快失业大概会更多心思放在写文上
#好像手机发不能插图算了
#晚安


William伸出手覆上滚烫的脸颊,揉了一把,移开双手,头顶华丽的天然水晶吊灯的光在视野里渐渐闪烁着晕成一片。

一闪……一闪……亮晶晶……好像他……

他甩甩头,笑了笑,大概还是喝多了。晚上的宴会,见到自己的偶像,他俩又还拍了合影,不用想,自己刚才一定又露出了迷弟得表情,估计又要被女皇们嘲笑了。

四下打量着香奈儿女士这套神秘的公寓,随处可见的丝绒的沙发,繁复唯美的靠垫散落其中。

摸上去……软软的……好像他……

诶。在想什么。

这两年应酬无法避免的多起来,似乎连酒量也好了,喝了不少,也只是有些发热而已。好在自己即使喝醉也只是躲到桌子下面狂笑而已。

好在活动很早结束,自己懵懂的被Man姐拖上回酒店的车。

“William,你间房到啦。你都OK呀?”经纪人姐姐很温柔。
“冇问题,Man姐,你早啲休息啦!。”

转身进房间,整个人才放松下来。

热。

换下来那身小礼服,卸了妆洗了澡,躺上了床,行动迟缓的William脑子却飞速的运转起来,满脑子都是刚才闪闪的星光和滑腻的手感,还有秦淮河畔那个夜晚....

他已经只剩一件体恤,刚洗完的头发也被揉乱没有吹干,酒店的空调温度适宜,可是他依旧燥热不安。

热的不像话。

快一个月没见过他,这一个月自己也是忙到飞起。男明星的X生活还真是不健康啊。

William拉过一条薄毯覆在身上,手探了下去,熟练的安抚着滚烫的自己。只是酒精麻痹了感官,所有的感觉都好像隔了一层薄纱,连带知觉都有了延迟,久久没有办法释放。

看看手机,北京时间8点26,他也许还没出门。
心里斗争了一下,还是打开facetime,响了十来声才被接通。

果然。

对面的他睁开迷茫的眼神顶着压乱了的头发,还没苏醒的嗓子略带含混的轻哼了一声。

他在午夜1点的巴黎,夜色撩人,
他在早晨8点的北京,睡眼惺忪。

“fongfong啊”
“嗯?”
“fonggong……”
“喝多了?”对面的人听着他倒退到三年前的国语不禁笑了。
“嗯.....”
“不能喝还逞强。”

看着对面枕头里笑起来微红的脸,前一阵胖起来手感特别棒,最近好像瘦了,眼睛却还是那么闪亮。William喉咙愈发紧了,拿起床边的依云,恍惚间看成了Evan。

“看,我要把你喝掉了”
幼稚boy举起水瓶对着镜头晃了晃,然后咕咚咕咚喝起来,唇边溢出的水沿着修长的脖颈慢慢的滴下,经过喉结,被身体暖热,划到胸前在深V的体恤领口浧开一滩水渍,他却毫不察觉。

“喝多了就早点休息。”对面的人舔了舔嘴唇。
“阿fong……”
“..........”
“帮帮我......”
“啊?”
“想要你......”
“.......”镜头里的人把脸埋进枕头里。
“我只要听听你的声音.......和我一起.......好嘛~~fongfong~”

幼稚boy的撒娇攻势无人能敌。

“哎,怕了你。”闷在枕头里的人回应了一声,把手机扣在头旁的枕上,画面暗下去,传过来布料摩擦的窸窣的声音。

“唔.......”手机里传出一声叹息。

混沌的意识瞬间被唤醒,仿佛他就在身边,偶尔望向自己的眼睛闪着星光,他的唇他的手他的身体触手可及,像丝绒一样滑腻的划过皮肤。而他,正在耳边喘息......

大概是酒精的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手机那头的人,身体格外的敏感。

听着越来越急促的喘气声,William喉咙里的呻吟溢出来,电话那头的人也备受鼓舞,动作也快了起来。

突然,脑中炸开一朵烟花,之前走马灯一样不停旋转的画面都消失了,只剩一片白色的光。

屏幕依旧黑着,感觉手机晃动了几下,对面的人好像起身拿来什么又躺下了。

再晃动几下,那张熟悉的脸又回到视频里,脸上睡意全无,盯着William,眼里闪着星光。

“我想买一盏水晶灯,哦,还要一个丝绒沙发。”
“啊?”
“今天party时候看到觉得好美 ”

一切能让我想到你的东西,都那么美好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9 )

© 今天份的孙子装完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